Twitter投资人谈创业:优秀的创始人是学习一切,而不是知道一切!

石吟
Avatar


作为投资人,最感兴趣的是愿景而不是趋势

  我不投资趋势。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装酷,但我发现我从愿景中获得的好处要远比趋势中获得的要多。

  比如,Docker这个案例,我投资了Dotcloud(后来改名为Docker),因为公司的创始人Solomon是一个激进而充满热情的领导者,他的愿景是给全世界的程序员超级能力和大规模创新的工具。还有Yelp,创始人Jeremy的愿景是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本地生意的真实评价,不管好的还是坏的。或者,当我在2007年遇到Jack时,他对Twitter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愿景—“让你们更近”。

  有时,愿景只是一种原生力量、一种能量,当我觉得某个投资故事的构成是趋势、领域或者概念而不是实实在在的愿景时,我就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换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我发现最好的创业者总是能发现使他们愿景成真的先决条件,从而可以今天开始而不是等到10年之后。为了增加找到伟大公司的可能性,需要对最动态的先决条件拥有自己的观点。正如我的合伙人Colhler所说,“最大限度地看清楚现在”。

  显然,移动普遍、再加上GPS、高质量的摄像头以及不断改进的网络等设施,是如今最主要的先决条件,我认为我们甚至还没开始意识到这种增强的移动普及性的潜力。

  另一个先决条件是社会行为规范,一旦条件合适,我们分享和互动的意愿就会呈现几何方式的扩张。“云化”的世界是另一个先决条件。大规模计算和大容量存储是大规模机器学习的先决条件。

  以Houseparty为例。Ben是一位了不起的创业者,他的愿景是当你朋友不在身边的时候,你能感觉与他们更贴近,于是他发明了一种使用直播视频的新方法。直播视频的先决条件,打开了世界的探索之门,而细心的创业者看到了这一点。非常棒遗憾,我不是他的投资人!

  “风险投资行业的从业者需要具备两个决定性的品质:超级好奇心和超级竞争心。”

  与绝大多数VC相比的不同之处是好奇心

  我的合伙人Havey告诉我,风险投资行业的从业者需要具备两个决定性的品质:超级好奇心和超级竞争心。如果说我的投资异常富有成效,我认为主要是因为我的好奇心极强。

  我发现,当你被这个世界所吸引了,一件事情会带动另一件事。如果你与世界互动的越是多,越是不断地问“有什么新东西?有哪些是可行的?这些又是为什么?”这样的问题越多,你能看到的机遇就越多。我也仍然保持了适当的天真,这么做也有风险,因为我容易说“Yes”。

Twitter投资人谈创业:优秀的创始人是学习一切,而不是知道一切!

  最好的创业者是学习一切,而并非知道一切

  从事这个工作近20年,我积累了很多关于人,而不是商业方面的思考。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一个脑子里充满概念的人,这些概念让我听起来很聪明:波特五力模型、创新者窘境、跨越鸿沟……我会在某个方向上做到“有备而来”,可以看到逻辑上的机会应该存在于什么地方。我成为了存储的专家、应用软件方面的专家、供应链的专家。

  但是,我开始意识到,所有这一切,如果没有创业者的炼金术,没有遇上爆炸性的市场力量,其实都是没用的。是的,我们可以看到机会,但最好的创意和公司并不是逻辑上的空白填充。他们就像某种力量的核反应堆,只听命于创业领袖。

  我也意识到,刚开始的时候,伟大的创意听上去很疯狂,没有什么分析可以确定“什么会是对的”。看过了Facebook、Uber、Snap、Twitter、VMware等公司的A轮融资文件,想象出这些公司的收入能达到10亿美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上面的每一家公司,我都能清晰记住了与他们会议的日期以及当时的场景、交流的感觉:一位杰出的创业者在他深度和洞察力水平上触及了其他人没有理解的东西。我永远不会忘记,2012年在旧金山的某家咖啡厅与Evan Spiegel(Snapchat创始人)见面的情形,离开的时候我在想:我知道这个人、这个产品将会给人类带回自我表达的乐趣,那份被社交网络偷走的乐趣!

  我学到的东西还有很多,例如:

  如果没有我的合伙人,我将一无所成;

  永远不要因为估值太低而拒绝一家公司。估值就是个心理陷阱,切记要深思熟虑;

  董事会应该对公司战略、架构和员工的安排负责。如果战略清晰,那么公司的架构应该根据战略来组织,员工则根据企业模型来安排;

  创业文化和职业文化难免会发生冲突,能不能平衡二者就看CEO的水平,不过大多数CEO都没能成功。

  一定要为看好的公司提供机遇;

  除非你资金耗尽,否则千万不要悲观,好运一定即将到来。

  从最大意义上说,在英勇的创业之旅上,陪伴创业者的喜悦激发了我想为这个世界贡献一切。具体来说,我发现定义一个伟大的关系的一个变量是信任,这种信任来自清晰的目标和共同的目的。在高度的信任关系中,我发现CEO们以更高的正向速度来适应和发展。

  我合作最好的创业者,都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学习一切,而不是知道一切。我学到的另一个具体的经验是,如彼得·德鲁克所说,“哪里有伟大的山峰,就有伟大的山谷。”作为合作伙伴,我们的工作是放大优势,并帮助填充山谷。

  对我来说,最后一个经验是,动力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常量。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段时间,这可能持续几个月的时间,当他们对业务的潜力失去信心的时候,作为一位合作伙伴,成为支持和信念的基础至关重要。动力总是会回来,而且满血复活,这一直让我感到惊喜。

  投资的公司里,哪家是最看好的?

  作为一位专注在硅谷的早期投资者,我和Benchmark合伙人每天都问这个问题:“我们错过了什么”。很容易列出了一些:Stripe、Airbnb、Slack等,但显而易见,更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投哪些公司,在还不到30人的时候?”

  今天对我言,我的答案是Houseparty。或者说,至少上个月是这样。我认为Sketch真的很有趣,我还有另外三家潜在的好公司,但是如果我说出来的话,我的合伙人会杀了我。

  “如果你真的对某件事灌注了所有精力,世界上真的没什么事不可能的。”

  作为父亲,教会孩子最重要的人生经验

  我自己是非常幸运的,我的父母为我过上理想生活提供了一切所需的背景条件。我们也经常意见不合,小吵小闹是常事,但他们总会让我自己做出选择。

  他们从不问我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得知我决定主修哲学以后,他们内心应该是懵逼的,但是他们依然支持我。他们让我相信,如果你真的对某件事灌注了所有精力,世界上真的没什么事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我父亲非常看重谦虚这种品质。我永远不会忘记,小时候有一次我告诉别人他是CEO,结果他立刻把我拉到一旁叮嘱我:“我就和其他任何人一样,不过是个普通人。如果你把我说成高于普通人的存在,那么你只能害了我们。”

  我的三个孩子现在分别是3岁,5岁和7岁,正处于成型阶段。我正在试图教最年长的孩子“内团体与外团体偏差”。就我自己而言,我能过上今天这样优越的生活,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我的运气。

  对于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人来说,我们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机会。但对于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人来说,他们可能不会遭遇“厄运”,但是他们碰不到那么多机会和好运,也没有人为他们发声。

  我的孩子正在上法国上公立学校,法国的社会经济地位差距较大。我鼓励我的孩子们尽量与外团体的同学们也多发生交集,我希望他们能为内团体和外团体之间的鸿沟架起桥梁,打破现在的局面。包容性对于我的职业是至关重要的一部分,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尽早体会到它的重要性。

  所以作为父亲我希望孩子们能传承我所重视的品质,例如相信自己、自豪并谦虚、旺盛的求知欲和刻苦努力的精神、对他人的同理心,以及追随自己的热情和好奇心等等。

  或许我最想教他们的人生功课是“如何当一名好爸爸”。


本文由 爱合伙 创业找合伙人的舞台】转载自新芽敬请期待更多精彩创业资讯。


下载爱合伙APP
发现你身边的创业合伙人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