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精英创业一年落魄到摆地摊,如今摇身一变潮牌达人!

石吟
Big


关于 “周四合伙说”


在每周四晚7:00—8:00我们会邀请一位有实战经验的朋友来做一场线上的分享,分享的内容可以是案例方法,也可以是个人的创业故事。


嘉宾简介

程汉强(Eric),本科毕业于卡耐基梅隆大学(CMU),MBA就读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曾任美国花旗银行企业流程资讯管理VP,仅用一年时间成功实现行业转型,由华尔街精英转型潮牌创业者,从最热爱中国文化的美国人,到最了解资本市场的中国国潮主理人,用独到的营销理念,将用户和品牌紧紧连接在一起,实现销售转化。在欧美一线品牌包围的时尚潮流圈,狂刷“中国制造”,成就爆款潮鞋。


华尔街精英转型卖鞋记



我是HAMS创始人程汉强,HAMS是结合华人文化的潮流和鞋类品牌,球鞋这个东西不只是德国人或者是美国人在玩的东西,我希望大家知道世界上最牛逼的鞋子70%都在中国做的,代表华人的品牌在世界的舞台上发光。



讲到文化,我们身处在一个非常美妙的地方叫中国,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基数,丰富的历史和文化,20年来我们处于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的阶段,中国从世界工厂到现在其实有很多很精致很前卫的制造工艺,但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出现世界认同的华人品牌。



也许中国制造对国人来说没有太大意义,年轻人耳濡目染的大多还是国外时尚年龄款潮牌,看到日本我们可能会想到无印良品,优衣库,看到德国会看到很棒的汽车,看到美国会想到漫威,科技之类的东西,还有很棒的电影,但想到中国我们会想到什么,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一直想要探讨的,我们到底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大家肯定这个民族,这也是我开创这个品牌的起点。



其实我在美国呆的时间比较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回到台湾接触到泰雅族的纹面刺青文化,我觉得非常美丽,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从来没有变成我们的文化,从那时候我就开始研究台湾原住民的东西,他们的文化应该被挖出来,而不是局限于西方的文化以及一直主流在跟随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个起点,我的使命就是把华人文化变成代表我们品牌的特色,从而改变世界,希望外来品牌不会只是中国古代的元素,而是结合现代文化做出更棒的产品。



HAMS的潮牌和现在流行的潮牌是不一样的,现在流行的潮牌大多依靠明星的代言炒作,这不过是一时性的东西,我们的品牌文化是让中国文化当主角,来定义谁在传播这个东西,潮流应该是从文化中找灵感,我们在线下活动和粉丝服务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们不必刻意花钱找KOL来宣传我们的产品,我们只需要让二三线的网红喜欢我们的品牌,爱上我们的文化,就自然而然达到推广的效果了。


做出一个品牌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做出一个市场肯定的产品,达到消费者满意的程度,你很难想象会遇到多大的挫折,我刚开始转行卖鞋子的时候,严重低估了做产品的预算,啥也不懂很着急,产品价格定得高却忽略了实际情况,导致创业前期很辛苦。


我认为做产品是非常牛逼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预测未来非常好的方式,产品第一一定是创业首先要考虑的事。


极致的产品四要素



我常说,最好的产品就是抓住用户很痛的痛点,优化用户的痒点。痛点意味着解决刚需,痒点意味着差异性的东西,它们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决定了他们是否愿意花钱来买你的产品。



换句话说,做产品要先做雪中送炭的功能,再做锦上添花的功能,所以做产品需要极大的耐心,你需要一直要面对不完美的产品,再推出去被市场检验,然后才知道怎么改,这是一个不完美但惊喜不断的过程,你花了70%的时间把产品做到0-60分,剩下30%的时间去优化它。



下面来讲讲造血能力。做产品要先活下去,实体性的产品和虚拟服务类的产品不一样,东西要周转卖出去才能够回收现金流,新品牌的常态通常是低预算,高库存,长周转,这些都是“流血”痛点的一部分。



既然知道了这些“流血”痛点,我们又应该如何提高我们的造血能力呢?

1.销售速度重要。同样的产品,一周卖掉和一年卖掉的结果差很多,所以实体品牌创业初期宁愿量少做一点,走慢一点,快速得到市场反馈,效果好再多做一点,这样快速反应市场才能够活下来。

2.利润。品牌初期知名度不高也没有什么谈判的筹码,加上回款慢,其实没有什么利润,所以要尽可能地去拓宽销售渠道,提升产品的曝光量,先提高品牌存活的几率,再来考虑利润。

3.库存处理2:4:4。库存处理20%的形象渠道,40%的销售渠道(活动打折),40%的其他渠道。

4.极致单品。开发产品不是越多越好,产品种类越多越影响sku的效率,做一个爆款比做多个系列单品效果要好得多。

把现有的资源投入到最想改变的事情,这也是我做HAMS的初衷,不管未来如何,期待大家一起交流共勉,

若需获得本次分享的完整录音回放,请进入【周四合伙说】直播间回听

爱合伙
用社群打造「中国式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