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热潮席卷华尔街,“假肉”疯狂的背后是机遇还是陷阱?

石吟
Big



作为老百姓日常生活消费的必需品,猪肉拥有很强的抗周期属性,直到“人造肉”概念横空出世,疯狂的“假肉”正在冲击传统猪肉市场。

近日,全球人造肉巨头Beyond Meat在美股上市,单日暴涨163%,连破多项IPO纪录,人造肉热潮席卷华尔街。而人造肉的火爆似乎早有预兆,汉堡王在愚人节已经宣布在美国多家门店尝试销售人造肉汉堡,没过多久,雀巢也公布了准备生产人造肉汉堡的计划,巨头的相继入局让一部分先知先觉的投资者嗅到了巨大的商机。

一夜之间,消费新物种人造肉就成了全球资本市场的宠儿,彻底引爆了整个农牧业版块。事实上,人造肉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高大上,相反,它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大豆制品,人造肉主要分为素肉和培育肉两种,素肉是以植物蛋白为原料仿制的肉类,例如广东地区常吃的素鸡,而培育肉的做法更高级,用动物细胞增殖产出肌肉纤维,味道也最接近原肉,唯一不足的是该技术还不成熟,成本偏高,成品售价亦不菲。



在欧美发达国家,人们偏爱牛排,汉堡,鸡腿这类高热量的主食,光是肯德基、麦当劳这两大快消连锁巨头,每天都要消耗数以万计的肉类原材料,但为了获得这些原材料,需要占用大量的耕地饲养牲畜,消耗更多的能源,加上全球人口数量激增,这意味着需要消耗更多肉类,导致恶性循环。

为了加快牲畜的出栏率,让肉质饱满,人们不惜在饲料中添加各种生长激素,况且肉食主义者的高血压,脂肪肝患病率比素质主义者要高的多,人造肉不仅能够满足肉食主义者的日常饮食需要,而且不含各种添加剂,生长激素等,吃起来环保健康。



人造肉最大的好处在于能够抵御肉制品市场系统性风险,近期非洲猪瘟的肆虐导致生猪价格飙涨,产生了大量的消费量缺口,对于消费者来说,要么花更多钱买高价肉,要么少吃肉,如果未来人造肉能够替代一部分猪肉,那么在不增加土地和资源负担的前提下,我们仍然能够满足现有人类的肉类消费需求。

人造肉的增产速度非常快,就拿培育肉来说,正常的生猪大约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产出90多斤的肉,而且需要人口饲料喂食,而在实验室内用动物细胞培育,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产出大约5000多吨的肉,昂贵的培养基是阻碍培育肉规模化生产的主要因素,所以目前市面上的人造肉大多是成本相对较低的植物性蛋白素肉,一旦培育肉技术成熟,人造肉的产业发展会更加迅速。

虽然人造肉在色香味上都能够以假乱真原肉,但毕竟是“假肉”,人们会先天性的对认知不够的新事物产生恐惧感,就好像天天吃的大豆突然有一天变成了转基因,这不是好不好吃的问题,而是变成了敢不敢吃的问题,哪怕人造肉真的能够骗过大脑,相信大多数消费者知道真相后还是无法接受,偶尔尝试体验下新鲜感无所谓,但要是将日常消费的肉类都用人造肉替代就另当别论了。



那么,人造肉是肉吗?从营养价值的角度来说,人造肉的营养完全不亚于自然生长的原肉,而且胆固醇和饱和脂肪都比原肉少得多;从产出过程来说,人造肉的技术难度远比想象中要大,即便是植物蛋白的素肉,提取食品级的高纯度豌豆蛋白技术壁垒也非常高,世界上也没有几家掌握核心技术的大公司,更别说需要用血清培养基、可再生细胞这些更为复杂的工艺培育出来的培育肉了。

笔者认为,人造肉能够解决人类生存发展的一系列问题,但短期来说难言乐观。要知道,不管是植物蛋白素肉还是培育肉,其主要的消费者还是偏素食主义者,然而素食主义者在全球总人口中的比重很小,其中还包括纯素食主义者和非纯素食主义者,市场规模并不大,尽管Beyond Meat的CEO在公开信中指出其目标客户是更为广泛的肉食主义者,但现有的人造肉食品并未真正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



现在去购买汉堡王人造肉汉堡的,大多数都是带着尝鲜和体验的想法去的,就是想试试人造肉和真肉汉堡吃起来有什么区别,加上各种专家的鼓吹和名人站台,在人们看来这更像是一种时尚潮流而非实用消费产品,这就好像之前火爆的电子烟一样,短期内可能有不少老烟民跃跃欲试,但多试几次他们发现口味和之前抽的卷烟还是有很大差别,大部分人又复吸卷烟去了。

口味、习惯、安全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到消费者的决策,人造肉是否真的能以假乱真还有待时间检验,客观来说,人造肉要是真的攻克了技术和口感的问题,那将是一场全球性的饮食产业革命


爱合伙
用社群打造「中国式合伙人」